当前位置:首页 > 我真的是捡漏王章节目录 > 第五百六十二章 我错了!

北京福彩赛车PK10苹果彩票网【pa12345.com】


  一个对付几个?
  难道说,陈叔他果然是深藏不漏的高手?
  此时,张易看着陈叔。
  他感觉有些不可思议地问。
  “陈叔,方先生刚才说的,都是真的?”
  陈叔一笑,却是摆了摆手。
  他说。
  “小易,别听方先生瞎说。其实,是那些人用了迷魂熏香,想要放倒我。被我察觉,我将计就计,在他们没有防备的时候,又给他们来了个,以其人之道还之其人之身,那些人不胜药力,才倒下了!”
  “哦……原来是这样啊!”
  张易听着陈叔的解释,虽然陈叔否认,但他心里边,还是存留了那么一些小期待的。
  不过。
  陈叔也并没有再多解释什么。
  他甚至不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上,没有任何要掩饰的意思。
  这么说。
  看来张易真的是多想了。
  然后。
  那边的方刚又说。
  “张先生,这段时间不见,你的实力见长啊!”
  “这么多人,把你包围在一个院里,外边还有那么多弓弩手,你一个人把他们全灭了?怎么做到的?”
  方刚来的时候,就对这种情形感觉到惊讶。
  如果真是张易搞定的。
  方刚真的想找个时间,跟张易好好过过招。
  这样的高手,一定不能错过。
  不过。
  他这么一问,张易就更惊讶了。
  “院里的这些是我干的,外边不是我啊!我刚才还以为,是你和陈叔做的呢!”
  张易这么说道。
  此话一出。
  两边的人,面面相觑。
  都觉得很是奇怪。
  陈叔也说。
  “确实,不是我们做的,村子那边,他们的人手非常多,方先生带了一些人,刚刚把那边的人搞定。刚好,刚才刘全举打了那个电话,我们才搞清楚,原来你在这地方!还以为,刘全举把你藏起来了呢!”
  陈叔和方刚,自然不可能说谎。
  可不是他们是谁?
  “什么情况,见了鬼了?”
  张易问道。
  对此,方刚也是摇头。
  在这段对话期间,一边站着的刘全举,整张脸都绿了。
  这是因为。
  他从那些对话之中,听到两个关键点。
  一个是,外边的弓弩手,不是失踪,而是被全灭了。
  另外一个关键点是,金山村整个村子里,他布下的全部势力,现在也已经全都被张易的人给控制了。
  所以。
  现在的情形是。
  刘全举不但没有办法拿到十眼天珠。
  而且,他现在受了伤,恐怕连全身而退都非常的困难。
  原本。
  刘全举还在想。
  张易是因为身手极佳,对自己十分自信,所以,才敢在这里跟刘全举硬扛。即便人手不够,也毫无畏惧。
  可现在,仔细一想。
  刘全举觉得,张易这个人,比他想象之中要更加的恐怖。
  金山村完美布局之下。
  居然变成了现在这种格局,这是巧合吗?
  刘全举觉得,绝非巧合。
  即便张易在装傻,装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刘全举也能够看出来,这一定是张易提前安排好的,张易毫无畏惧的底气,就是他的布局。
  他故意制造了一个,金山村已经被刘全举控制住的假象。
  然后。
  再来一个,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在逼刘全举凶相毕露之后。
  瞬间,让他所谓的布局崩溃掉,再将刘全举一举拿下。
  这是何等格局?
  是何等套路?
  局中局啊!
  所以。
  此时刘全举才明白,他此前对于张易的威胁,实在太过天真。
  也难怪,那个人会保他!
  想着这些。
  刘全举突然就有些后悔了,果然,应该挺那个人的劝说,不该与张易为敌。
  俗话说。
  浪子回头金不换!
  在脑海之中。
  演绎了这些之后,刘全举觉得,一切或许还来得及。
  所以。
  张易和方刚他们,正在聊天之时。
  突然间。
  刘全举冲着张易,就跪了下来。
  这一跪。
  来的突然,愣是吓了张易一跳。
  “你干什么?”
  张易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
  还以为,刘全举在这种情况下,还要出手偷袭。
  张易几乎条件反射,要出手将刘全举一脚踹翻的时候,才看到他居然是屈膝跪了下去。
  转变的这么快?
  刚才的高手气度,以及强悍的气势,哪去了?
  刘全举附身,低头说。
  “张老板,我错了!”
  他在向张易道歉。
  听到这话,不止张易,包括陈叔和方刚在内,都有些震惊。
  天儿还没聊完,还没准备对付刘全举,他居然先承认错误了?
  方刚不由得说。
  “你是我见过的所有对手里边,最没有骨气的!”
  骨气?
  能当饭吃,能保命吗?
  刘全举内心反问。
  “张老板,如果您不嫌弃的话,我愿意为您,献犬马之劳!”
  他说的非常坚定,脸上的表情真挚,就差眼泪落下来了。
  见此。
  陈叔立刻开口。
  “这老头,满口谎话,千万别再相信他。什么献犬马之劳,说的好听,一看就是为了让我们放松警惕,在我们不在意的时候,害我们!”
  方刚也说。
  “陈老板说的没错,我都已经报警了,金山村这些人,身上估计都有案底,还是让他们接受法律的制裁更合适一些!”
  听闻此一番言语。
  刘全举突然语塞。
  他没想到,他遇到的对手,做事这么绝。
  在圈内,不管是哪路人,也会给他一些面子的。
  可面前这几个人,却是一点儿面子都不给他,甚至,要直接把他送警。他身上的案子,多的数都数不过来,送警比直接要了他命还难以接受。
  因此。
  他面色一冷。
  从旁边的他手下那里,抽出一把匕首。
  准备自我了断。
  至少,比送警的结果要更容易接受一些。
  在出手之前。
  刘全举还放了一句狠话。
  “张易,你记住,今天你这么对我,明天邢师爷他不会放过你的!”
  说完。
  他准备出手的时候。
  张易说了一句。
  “不着急自杀,我还有句话问你,你要是答的好,我可以饶你一命!”
  匕首差点儿抹在刘全举自己脖子上。
  他赶紧停了下来。
  心说。
  你怎么早说?
  差点儿让老子没命了!
  不过。
  表面上,刘全举还是面带微笑,努力把握这次活命的机会。
  “张先生,您请讲,在下洗耳恭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