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混吃等死在韩娱章节目录 > 第七十三章 上门拜访李智恩家人

秒速赛车网上投注pa12345.com


  你们全家都生吃猪肉!牛是素食动物,而猪是杂食动物,肉不做熟了,那一股的腥气,谁受得了。再说,吃点辣的,酸的都没事,可芥末那种直冲入脑,鼻涕眼泪横流,牧凡想想就哆嗦。
  金小个是完全兴奋了,呼号着让牧凡赶紧乖乖就范。
  “等等!等等!黑玫瑰!黑玫瑰!背你过河你答应过的!”
  “呃~”正兴奋大妈笑的笑个停不住的金泰妍,有点懵。
  “泰妍呐,你可以拒绝啊。”有姜虎东就没有好事过。
  怎么办?跑吧。六个人你追我赶,眼看躲不过去了,牧凡直接就跑到了河水里。
  “你们下来啊!”
  “你给我们上来啊!”
  行,你们人多,我斗不过你们,僵持了半天,实在是冰的不行了,乖乖的上岸就范,被四个大汉和一个不良少女按地上就摩擦。刚才打闹的时候,金泰妍手上的大蒜芥末肉包早就不知道掉哪去了。
  牧凡狼狈的爬了起来,整理了下头发衣服,“你们都等着,我的权利还没用呢。嘿嘿嘿嘿。”
  “咳咳咳~因为时间的关系,我们进入就寝福不福游戏环节。”
  “呀!不带你们这么玩的!”
  “哈哈哈哈~”
  就寝福不福游戏,到底是没做成,估计老天也是为了照顾金泰妍,阴了一天的雨,终于是下了。担心河水暴涨,一行人只能去了附近借了民宿。
  简单的做了几个小游戏,第二天雨也没有停,吃过早餐后,拍摄也就结束了,因为准备不足,这次拍摄,可以说从开拍到现在,最轻松的一次。
  晚上睡得晚,又是第一次和五个男人在一起就寝,金泰妍困的脑袋和钓鱼似的,打着瞌睡。保姆车上两排后座,放倒前排,让她睡觉去了,下午,少女时代还有行程。
  九月中旬,雨来的快,去的也快。这一会,似雨似雾,路上的车辆也不太多,其实,牧凡很喜欢下雨天,特别是这样的毛毛细雨,润物无声,好像把整个天地都轻柔的洗涤了一遍。他有了一种冲动,好想去融入进去。
  这么想,也是这么做了。交代了下金东哲,拿了一把伞,就找个安全地方停靠下了车。
  雨中漫步,伞也没有撑开。任凭如雾的细雨,慢慢的打湿头发,脸颊,和身上的衣物,此时温度也就在20度上下,稍微有些阴凉,思绪随着遮天漫地的细雨,发散出去。
  牧凡觉得,自己就是矫情。刚过20岁的年龄,在荷尔蒙的作用下,或多或少都有身体和情感上的冲动,莽撞,激情,绚丽。这个年龄,不就应该这样吗?哪怕他是昙花,一时的美丽,也会让长久的空枝,残存着曾经美丽,也留下念想,为下一次的绽放,孕育着更多的期待。
  而自己,却一直在压抑着,好似一只蜗牛,小心的伸出触角,摸索着感情的世界,稍有触碰,立刻缩了回去。
  牧凡以前想过的爱情,青梅竹马,两小无猜,一起度过懵懂的年龄,慢慢长大,感情又在慢慢的发酵,最终做出了一锅好看又香甜的馒头。。。呃,反正就是那个意思。可惜,小时候的木讷,和普通泯于众的外貌,连唯一接触过的女同桌都不待见,还好,长大了,知道小时候的想法多么的可笑。爱情,虽然最终都变成了亲情,但偶尔一次两次的小激情是不可缺少的,相互之间隐藏点点滴滴的小秘密,慢慢的去互相寻觅,也是一种情调。像那种熟悉的如同自己左右手一般的婚姻,就如同温水煮青蛙,总有一天,会是一锅好闻但难看的肉粥。
  路过了一个道边的饭店,走了这么久,也有些饿了。进去和老板娘要了条毛巾,擦了擦滴水的头发和脸,烧酒配上热气腾腾的鱼锅,自斟自饮,临窗看着外面偶尔路过的车辆和急匆匆的行人,体会下此刻的悠闲,也是一种享受。快乐,从来都不是自己的成功,而是和别人对比出来的。时间一晃就是中午,进来吃饭的人越来越多,牧凡已经结束了用餐,留下一桌的狼藉。
  晃悠去了火车站,买了一张回首尔的车票,伴随着咣当咣当的声音,已经是下午2点钟了。期间,金泰妍打来了电话,感谢牧凡的安排,询问了他现在的所在。牧凡回答在火车上消耗时间,被嘲笑浪费生命,呵呵,子非鱼,安知鱼之乐,你享受着你忙碌的快乐,我有享受着我悠闲的权利。
  李智恩今天去上课了,又是一段时间没见了。傍晚,接上了李智恩,买了些肉,菜,又买了点营养品,去看看她的家人。这么久,一直没有登门拜访,有点太过分了,即使现在她们的安定生活,是自己的安排。
  “努那回来了。”一个10岁左右的小男孩,看起来和李智恩长的挺像,“你就是努那外面的男人?”
  这个小屁孩怎么说话的?牧凡无语,熊孩子最难对付了。
  “给我回屋去!”小智恩一反平时的糯糯,在弟弟面前还是很强势的。
  “奶奶,努那领着那个男人回来了!”
  啊啊啊啊~我讨厌熊孩子!
  “你给我站住!让你在外人面前乱说话,看我不打你!”李智恩虎虎的就冲进了屋子。我不在就可以随便说了?留下牧凡一人,在门口迎风凌乱,这一家人,还有个靠谱的没有?
  “阿牧啊,不好意思,这姐弟俩,在家里一直这样,打打闹闹的习惯了。”十分钟后,李智恩的奶奶,个子不高瘦瘦的老太太,一脸的慈祥。身旁是两个熊孩子,一边一个,还不停的使着眼色,互相威胁,就是男孩本来就小,发育的也慢,头发凌乱,脸上还有刚被掐过的痕迹,明显刚才动手的时候吃亏了。
  “没事没事,呵呵,活跃点比闷着好。”牧凡忍着笑,小智恩的脸更红了,低着头不停的搓弄着衣角。小男孩在一边不停的翻着白眼,闷?说的谁啊?什么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