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知否之我是齐衡章节目录 > 第五十九章:东京变动 十六

苹果彩票新疆时时彩网上投注


  “淑兰姐姐要想和孙志高和离还是应该和盛伯父还有大老太太商量一下我不能做这个主,但是我答应你只要他们同意和离我就能帮你。”齐衡看着盛淑兰说。
  “可是父亲和祖母会答应我和离吗?”盛淑兰有些担心的看着明兰和齐衡。
  这时品兰突然一下又冲了进来拉着盛淑兰:“会的会的,姐姐我们一起去求父亲,母亲和祖母。我们一定让姐姐逃离那个虎狼窝。”
  明兰和她们姐妹两人一起去找到大老太太和盛维夫妻二人,盛家除了新婚的盛长梧其他所有人一时都聚在了一起。
  “孙志高那个畜生。”盛维愤恨的骂着。
  “你现在说那些有什么用,当初就让你们想办法结果呢?”大老太太有些无奈的看了看盛维。
  盛维紧紧看着盛淑兰:“淑儿,你真的想和离吗?”
  “父亲,女儿已经不想忍受了。”盛淑兰跪在地上哭喊着。
  “父亲,求求你放过姐姐吧。”品兰也跪了下来看着盛维。
  大老太太看着她们忍不住掉下了眼泪拉起盛淑兰:“真是苦了你了孩子。”
  “母亲,您说怎么办?”盛维看向大老太太。
  “祖母,父亲。齐公子说了只要你们答应和离他就可以帮我。”盛淑兰紧紧看着大老太太。
  品兰也连连点头:“是啊,齐衡就是这么说的。”
  “那齐公子可说他有什么办法?”大老太太看了看盛淑兰。
  盛淑兰一下沉默了看向一旁的明兰。
  “大老太太,齐衡会有办法的。”明兰点了点头。
  “老嫂子放心吧,既然齐衡那么说了他自然就会解决。”老太太也跟着说道。
  盛维看向一旁的老管家:“快,快去把齐公子请过来。”
  管家连忙向门外跑去很快便找来了齐衡。
  “不知齐公子说有办法让孙家和离,到底是什么办法?”大老太太看着齐衡说道。
  “孙志高不过是个跳梁小丑拿把刀架他脖子上他自然会乖乖的写和离书了。”齐衡笑了笑淡淡的说。
  大老太太和大厅里的所有人听到齐衡的话都楞住了。
  “你正经一点。”明兰恨了一眼齐衡说道。
  “我说的是真的啊。”对于明兰的表现齐衡觉得很无辜。
  盛维紧紧看着齐衡:“齐公子还是莫要开玩笑了。”
  “我只问盛伯父同不同意他们和离。”齐衡无奈的摇了摇头。
  “当然同意。”盛维点点头。
  “那好,明日我便带回和离书交给盛伯父。”齐衡接着说道。
  盛维看了看齐衡也没有再说什么。第二天齐衡叫上不为直接向着衙门而去。过了一会衙门外面开始围着好多人站在外面看起了热闹,盛家人当然也跟着来到衙门外面想看看齐衡怎么拿到他说的和离书。
  “带孙家母子。”韩玉坐在大堂上高声的说道。
  很快衙差便带着孙家母子来到堂上,只见孙志高的头发上脸上都是血迹衣服有些凌乱和孙母一样灰头土脸的样子非常难看,两人跪在地上看着堂上坐着的韩玉又看了看一旁的齐衡。
  “大人,是我被人打了。你们凭什么抓我啊你们应该抓他啊!”孙志高指着齐衡大声的说着。
  “公堂之上胆敢大声喧哗给我打。”韩玉指着孙志高说道。
  韩玉说完两边的衙差上前将孙志高按在地上又上来两个衙差举起板子重重的打在孙志高的屁股上,孙志高不停的叫喊着饶命而孙母在一旁被吓的不停的抖着身体大气都不敢出。
  “好了。”韩玉及时让人收了手。
  衙差退开后孙志高趴在地上不停的哀嚎着,孙母连忙把孙志高扶起。
  “孙志高,你可知罪。”韩玉看着孙志高说道。
  “大人,我们没罪啊,打人又不是我。”孙志高哭喊着。
  韩玉笑了笑指着齐衡说道:“你还不知罪,你知道他是谁吗?他是当朝太师齐国公的独子,陛下钦点的三品将军齐小公爷。你昨天晚上砸伤的正是小公爷的未婚妻子,你还敢说你没罪吗?”
  “不可能,不可能。”孙母紧紧看着齐衡说道。
  “大人饶命啊,小人不知啊。小公爷饶命啊,小人什么都不知道啊大人。”孙志高震惊的看着齐衡不停的磕头。
  “小公爷,原来那人是小公爷啊。”
  “这孙家母子真是找死居然还敢打了小公爷的未婚妻。”
  “就是就是,你们都不知道吧这孙家就是一群不知好歹的东西。”
  ……
  衙门外围观的人正热火朝天的讨论着,当盛维听到齐衡的身份的时候整个人都惊呆了。
  “肃静。”
  韩玉说完外面的人就没有继续聊下去了。
  “孙志高,你知道冒犯朝廷三品大员是什么罪吗?还有你那母亲居然说小公爷和明兰姑娘不配,他们的婚事那是陛下圣旨所书你母亲还敢说不配?你们那就是违抗圣旨,当诛九族的。”韩玉正声的说着。
  “小公爷饶命啊,小公爷饶命啊。”孙母不停的向着齐衡磕头不停的哭喊着。
  孙志高被韩玉的话吓的魂都飞走了,两眼恐惧的看着齐衡。
  “孙志高本来因为盛淑兰的关系我不想和你们计较也想饶你们一命,但是盛淑兰却说她宁愿当个寡妇也不愿意再看到你,我想问问你到底做了什么事让她如此恨你。”齐衡看着孙志高淡淡的说。
  “小公爷,我没有我什么都没有做,您不能听她胡说八道啊。”孙志高紧紧看着齐衡。
  齐衡摇了摇头:“是吗?那你可死太冤了。韩玉,把他们母子拖出去砍了吧。”
  “小公爷饶命啊,饶命啊。”
  “小公爷饶命啊。”
  孙志高母子连忙求饶。
  “那我再给你一次机会,只要你说你到底对盛淑兰做过什么我就饶你们母子一命。在场所有人都可以做证,但是你要是敢撒谎我就把你们五马分尸。”齐衡冷冷的看着孙志高。
  孙志高已经吓坏了把所有事情全部都说了出来比盛淑兰说的更多也更可恨,围在衙门外面的人都指着孙志高愤恨不平的骂着。
  “肃静。”
  齐衡慢慢走向孙志高:“签了这份和离书你们母子我就放你们母子走。”
  齐衡将和离书和红泥放在地上孙志高毫不犹豫的便盖下自己的手印然后把和离书递给齐衡,齐衡接过和离书看着孙志高。
  “你们走吧。”
  孙志高和孙母顿时喜笑颜开连忙站起身跑向衙门外,此时外面的人对着孙家母子不停的骂着有的甚至对着他们吐口水。
  “带人把孙志高名下的房产,土地和店铺全部查抄并且革了他的功名告诉他们孙家的所有耆老孙志高不应该再是孙家的人了。”齐衡看着韩玉淡淡的说。
  “是,下官一定完成小公爷的交代。”韩玉连连点头。
  齐衡说完带着和离书回了盛家。盛维自知道齐衡的身份后整个人都是心惊胆战的一直都在回想自己有没有做过什么事得罪,当齐衡回盛家将和离书交给盛维的时候吓的他一下跪在齐衡面前。最后齐衡也和盛家等人说清楚了没必要在意他的身份平平淡淡的相处就可以了,盛维等人也不好多说什么但是该有的恭敬是少不了的。
  很快孙志高母子的事情在韩玉的精心安排下已经在宥阳传开了,韩玉以孙志高无品无德,蔑视礼法为由革了孙志高的功名,孙家的各个族老也站出来公开宣告将孙志高母子的名字从族谱中划去从此与孙家再无瓜葛。一时之间孙志高母子在宥阳已经是人人厌弃人人叫打的丧家之犬了,而盛淑兰这边就不一样了。韩玉带着自己的亲弟弟韩文杰上门找到盛维要娶盛淑兰为妻,因为韩文杰的原配妻子早逝他一直也没有再娶同样也就更没有孩子,而且韩文杰只比盛淑兰大两岁。盛维对韩文杰非常喜欢盛淑兰也对韩文杰本人很有好感所以便决定相处一段时间再做决定毕竟前脚刚离马上就又成婚这让外人都不知道怎么想。
  “公子,黄忠已经到了指挥营。”不为走到齐衡身边说道。
  “高顺那边呢?”齐衡点点头。
  “已经整军完毕向三州之地出发了。并且高顺保证一月十日前拿下三州。”不为看着齐衡说。
  齐衡点了点头他们在宥阳已经待了两个多月如今已经是十一月二十日了再有一个多月便要过年了,而老太太和明兰也已经商量着准备启程回东京去了。
  正当齐衡和不为二人商量着时候外面突然开始哭闹了起来,不为连忙出门去询问消息,很快不为回来告诉齐衡原来是大老太太病危了。
  “淑儿啊…祖母本想看着你许了好人家再走…但是祖母不争气…看不到了。”大老太太拉着盛淑兰的手虚弱的断断续续的说着。
  “祖母…”盛淑兰紧紧握住大老太太的手哭喊着。
  盛家所有人都围着大老太太哭着流泪。
  大老太太顿了一会躺在床上眼睛瞪大着身体开始颤抖着。。
  “纾儿,我的纾儿。盛怀中你宠妾灭妻,我要到阎王爷那里去告你,纾儿娘要为你报仇了。”
  大老太太说完便没有动静了,盛家众人哭喊了起来。站在一旁的明兰看着大老太太眼里的泪水忍不住的往下掉,齐衡看着明兰的样子忍不住心疼走到明兰身旁安慰着她。齐衡知道不仅为大老太太难过其实更多的是为卫恕意,大老太太刚才的那番话深深的触动了明兰当初的林噙霜害得卫恕意母子二人难产如果不是齐衡及时赶到也许盛长林就已经跟着卫恕意而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