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7


  诗诗?是谁?宫羽有些狐疑的看着这对即将新婚,却没有一点儿新婚喜悦的新人,脑中掠过无数种可能,但最终也没个结果。
  突然一阵高跟鞋敲打地面的声音响起,宫羽和许斯霆齐齐抬头朝左边看去,时婕也下意识的抬起头,盛装的简初心出现在他们的视线里。
  一袭鱼尾裙,将简初心的身材衬得更加挺拔,仿佛是量身定做的。
  肩部清爽飘逸的薄纱,深V的性感领口,以及独特的蝴蝶闪钻设计,提升了气场,女王范儿十足。
  胸前以及腰间精美的绣花,复古的荷叶边设计,高贵而活泼,又不失优雅贵气!
  两个男人目光惊艳!
  宫羽呼吸一滞,这样的简初心美得夺人心魄。
  许斯霆心头掠过一抹莫名的情绪,这个死女人原来这么漂亮!
  时婕的脸色突然变得十分难看,宫羽等的那个女人竟然是简初心。
  虽然她不愿意承认,但是身上这件价值千万的礼服,确实被她身上那件随随便便的礼服比下去了。
  “小心!”宫羽惊喜的站起来,视线几乎黏在了简初心身上,好像这一刻,她就是他的新娘,他怀着一生的爱恋,朝她走过去,“你穿这件好漂亮!”
  “是吗?”简初心莞尔一笑,“我也很喜欢!白色很衬你,很好看!”
  “是吗!”宫羽想被表扬的孩子一样,眉眼都染上了笑意。
  “那就这件?”宫羽试探道,目光里都是柔情蜜意。
  “嗯嗯!”简初心欣然点头,她也看好这件鱼尾裙了!“那我去把礼服换下来!”
  “好,我等你!”宫羽按捺住将简初心拥进怀里的冲动,浅浅笑道。
  许斯霆的脸色简直无法看了,伸进西装裤里的手不自觉的紧握成拳,随时都有暴揍宫羽的冲动!
  好碍眼的混蛋!
  简初心盈盈一笑,转身往回走,走动之间,隐隐风情让宫羽和许斯霆眼睛都直了。
  太完美了!!!
  两个不对盘的男人,对简初心的美一致给予了高度肯定!
  “等等!”
  “简小姐!请留步!”妒忌得眼睛都红了的时婕急忙唤住简初心。
  简初心回头,疑惑的看向时婕,她直到这时才发现了时婕的存在。
  许斯霆和时婕同时出现在影楼,他们是来拍婚纱照的?简初心心底涌起不知名的滋味。
  从许斯霆这个角度看过去,简初心性感的身材展露无遗,他的喉头突然上下滑动了几下,莫名的口干舌燥,端起茶杯浅酌掩饰自己的尴尬。
  “你这件我要了!”时婕颐指气使的对简初心说道,“快点去脱下来,不要弄脏了!”
  “简小姐,你另外换一件吧,我们影楼还有更漂亮,更适合你的衣服!”咪姐立即满脸堆笑,站出来打打圆场。今天她一早接到了大Boss西少的电话,让她一定要侍候好许影帝和时婕。
  这个简小姐,看起来出身贫民,没什么来头,她毫不犹豫的站在了时婕这边。
  什么意思?这么多礼服不挑,偏偏看看上她这件了?简初心下意识的看向宫羽!
  宫羽爱死了这种被依赖的感觉,“既然你喜欢,那我买下来送给你!”
  他掏出钱包,抽出了一张银行卡,递给旁边的工作人员!
  工作人员不敢接,看向咪姐。
  “宫二少,影楼的衣服你随便挑,但是这件不行!我们不卖!”咪姐陪着笑脸,宫羽她也惹不起,但是比起西少来,她更惹不起,所以她只能得罪宫羽了。
  “这……这太破费了!”简初心摇头,“宫羽,我另外选一件就行了!”
  “对对对,简小姐这么年轻,这么漂亮,穿什么都好看!”咪姐忙不迭的点头,脸都笑得僵硬了。
  时婕双手抱胸,得意的看着简初心,“还不去换,要磨蹭到明天去吗?”
  一想到本来是她的手机,却到了简初心手里,她的气就不打一出来,许斯霆眼中的惊艳,她捕捉到了,心里更是痛恨,当初为什么要救她呢,让她撞死多好!
  “我去!”简初心咬着下唇,转身离去。
  “小心!”宫羽一把拉住她的手,“不用换,直接穿着走!”
  如果他连心爱的女人一件礼服都弄不到手,还有什么资格拥有她!
  “十倍的价格,我买下了那件鱼尾裙,所以,简初心,快点换下来!”许斯霆将手机揣进西服口袋里,漫不经心的说道。
  时婕眼前一亮,她万万没想到,许斯霆会出手,他心里还是有她的,只是不擅长表达而已,一想到这里,她就像吃了蜜似的。
  这时,楼下收银的妹子蹬蹬蹬的跑上来,对咪姐耳语了一番,确认了这个消息。
  “二十倍!”宫羽紧紧抓住对她摇头,挣扎的简初心的手,坚持他的坚持!
  “对不起,宫二少,许先生已经买下了,所以这件衣服现在已经是许先生的了,简小姐,试衣间请吧!”咪姐像拿到了尚方宝剑一样,有恃无恐。
  “你……”宫羽气结,太欺负人了。
  事情已经定局,无可挽回,简初心凑近宫羽,低声道,“宫羽,这件衣服本身就不便宜,咱们不值当花那么多钱买这么件只能拍戏穿一次性的衣服!”
  “可是,你喜欢……”
  “不如这样,我明年生日的时候,你送我一件鱼尾裙,满足你这个愿望,如何?”
  “好吧!”宫羽松手,无奈妥协,看着简初心窈窕的身影走进试衣间,心里好憋火!
  许斯霆目光一闪,修长的手指在手机上飞速移动。
  片刻之后,宫羽的手机突然响了,他掏出来一看,脸色微变,不放心的看看试衣间,犹豫了片刻,拿着手机下离开了。
  简初心换下的鱼尾裙,很快被工作人员殷勤的送了出来,咪姐一把接过,双手捧到时婕面前,“时小姐!我帮你送进试衣间吧。”
  时婕点了点高傲的头,默许了,转头笑靥如花的对低头玩手机的许斯霆娇滴滴的说道,“斯霆,我去换礼服了,你稍等一会儿,马上就好!”
  许斯霆几不可察的点点头,时婕立即心花怒放的转身往试衣间走去。
  许斯霆在外人面前给她挣足了面子,她满意得不行,对即将到来的婚礼充满了期待。
  咪姐和几个工作人员跟在旁边,不停的夸时婕命好,找到这么个帅气多金的先生,时婕的尾巴都快翘到天上去了。
  时婕被人簇拥着进入试衣间那一刹那,许斯霆立即站起来,将手机往衣兜里一揣,立即朝相反的方向走去。
  试衣的妹子突然看到她,神色一顿,满面娇羞,刚要开口,许斯霆立即挥挥手。
  妹子低着头,几乎同手同脚的出去了,还顺手带上了外面的门。
  许斯霆快步走到试衣间门口,抓住门把手,轻轻一拧,里头立即响起了简初心的声音。
  “我自己来就好,不用帮忙……”
  还没说完,就从前面的镜子里看到神色莫测的许斯霆走进了试衣间,并随手反锁上房门。
  她心里咯噔一下,立即下意识伸手去捂后背。
  许斯霆炙热的视线停在简初心几乎全暴露在空气中光洁的背上,即使她的双手也遮挡不住后背的风光,他还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背景,目光瞬间幽深了几分,步步欺近,“勾引我?”沙哑的嗓音透着丝丝魅惑和性感。
  “勾引你妹……”
  明明是你自己闯进来的,简初心气得浑身哆嗦,飞速转过身去恨恨的瞪着许斯霆。
  这件礼服的拉链开得太低了,她半天都没拉上,这个混蛋就滚进来了。
  许斯霆长臂一伸,勾起简初心倔强的下巴,强迫她会自己对视,“不但勾引我,还勾搭宫羽,简初心你好大的胆子!”
  “神经病!”简初心仰得头酸,直想一巴掌拍死许斯霆。
  “穿得那么暴露,不是勾搭是什么!!!嗯?”许斯霆的目光更幽沉了几分,视线停在简初心的樱唇上,怎么也移不开。
  “你……这个……”
  许斯霆突然俯首,吻上简初心的唇瓣,“你的嘴还是更适合接吻!”
  “唔……”这个疯子,简初心瞪大了眼睛,看着眼前放大的俊脸,时婕就在东面的试衣间,他却跑过来骚扰她,还给她扣上莫名其妙的帽子。
  许斯霆退开唇舌,琥珀色的双眸中闪过一抹笑意,“还是这么笨!看来宫羽没有跟你接过吻!”你还是我一个人的!
  “你……”还能更无耻一些吗,简初心被气到脑子一抽,“你怎么知道没有过……”
  “你说什么!”许斯霆双眼泛红,双手紧紧压在简初心的肩膀上,仿佛要把她的骨头捏碎。
  简初心冷哼一声,强忍着痛楚转过头去。
  “看来,我应该多给宫羽找点事情做!”许斯霆将简初心推了个趔趄,咬牙切齿的掏出手机来。
  原来是他!
  简初心心里咯噔一下,扶着衣服架子站稳,她发现宫羽很忙,捣鬼的居然是许斯霆这个混蛋!
  许斯霆很快拨通了陆璃的电话,低声发号施令,“给宫羽……”
  糟糕,简初心情急之下,飞扑了过去,想去抢许斯霆的手机。
  可是手机没抢到,她好巧不巧的将许斯霆扑到房门上,樱唇刚好落在许斯霆身上,将脑子里轰的一下,急忙想站起来。
  “嗯……”许斯霆脑中一簇簇烟花绽放,右手钳制住简初心的腰肢,不让她起来,“继续……”
  “啥玩意儿?”电话对面的陆璃一头杵在办公桌上,大Boss让他继续什么,那听了要让人怀孕的声音,天啊,什么情况!
  许斯霆猛的发现一句煞风景的话,立即反应过来,切断了电话,双手将简初心按在自己胸前,“继续……”
  再度听到令耳朵怀孕的声音,心跳似乎漏跳了一拍。
  “嗯……”许斯霆双眼蒙上了一层迷离的色彩,紧紧的抱着简初心。
  这个小妖精!
  不知道过了多久,许斯霆的双眸恢复了清明冷睿,松开简初心,整了整衣服,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似的,迈开长腿走了出去。
  简初心愣愣的站在原地,脑子还没有完全回过神来!
  不过本能的以为宫羽被找麻烦的事情,应该是过了,她暗暗松了一口气。
  时婕换上了鱼尾裙走出来,来到半靠在沙发上抽烟的许斯霆面前,笑靥如花,“斯霆,好看吗?”
  许斯霆坐起身子,伸手将烟头碾灭,嘴边泛起一抹嘲讽的弧度,有简初心珠玉在前,时婕不过是东施效颦,那粗壮的胳膊,简直大煞风景,“丑死了!”
  他站起身,一把抓起桌上的手机,快步朝楼梯口走去。
  时婕的笑容僵在脸上,急忙拽着裙摆追了两步,“斯霆,一会儿要拍婚纱照了,你去哪里!”
  “不拍了!”许斯霆连半秒都待不住了,这个女人让他倒足了胃口。
  “不行啊,都约好了摄影师了!”时婕追到楼梯口,在许斯霆下楼那一刹那,忽然发现了许斯霆脖子上的红痕,她脑子里轰的一下。
  那样暧昧的痕迹,一看就是女人留下的!
  时婕哆哆嗦嗦的走到试衣间,找到自己的手机,拨通了萧璟的电话,“我是时婕,斯霆他,他的病好了吗?”
  “没有!而且比以前更严重了!”
  得到萧璟肯定回复的时婕,终于放下心来,看来应该是许斯霆不小心弄伤了自己。
  她对着镜子自嘲的笑笑,她真是太紧张了!自己吓自己!
  等简初心走出来时,许斯霆和时婕都不不见了踪影,就连宫羽也不见了。
  她掏出手机,联系宫羽,你在哪儿,我选好礼服了。
  宫羽秒回,我就在影楼外的车上等你!
  简初心立即下楼去找宫羽,她越来越觉得没有手机,太不方便了。
  宫羽一看见简初心的身影,眉宇都舒展了,他快步走下车,打开副驾驶的车门。
  “谢谢!”简初心上了车,扣上安全带,宫羽很快也上了车,发动汽车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