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英俊的黑骑士章节目录 > 第七章 国王是我的信徒

秒速赛车特码高赔率平台pa12345.com


  夜幕降临,小雨淅沥沥的落下,一辆纯黑的泛着冷光的轿车停靠在一处宴会厅的门外,黑西装的人影撑着雨伞,说道:“陈先生、宋小姐,请。”
  “谢谢。”
  宋青怡身穿纯白礼服,挽着陈成的胳膊,在雨伞的遮挡下,走进了平日里并不对外人开放的六十七层,私人宴会厅。
  宴会厅的顶层能够俯瞰整个荷东海城的海景。
  一桌桌酒席上香味四溢。
  人们大都西装革履,衣着光鲜,每一位几乎都是成功人士,少数人则端着高脚杯三五成群的交谈着。
  宋青怡和陈成的出现。
  在瞬间便吸引了很多人的注意。
  “这是谁?”
  “荷东海城的隐形富豪,陈成。”
  “一个长得好看些的毛头小子罢了。”
  “呵呵,他可不是什么毛头小子,而是之前《黑灵世界》的世界赛冠军,你是做这个生意的,连冠军都不认得?”
  “......红叶一剑?”
  没有人敢在陈成进场的时候无故刁难和打压他,一来他的样貌太过英俊,其次则是气场太强。
  侍者平日里礼节性的向他弯腰。
  此时仿佛理所当然一般。
  甚至连周围的所有订婚宴的宾客们也打心里觉得,他就应该是这样的人物。
  随着宾客们的不断入场。
  空荡宽旷如同一间操场般的巨大宴会厅里,陈成和宋青怡平静的坐在桌边。
  庄怜容的父亲名叫庄敏博,在家族企业内的能量极大,样貌儒雅,母亲秦思莹风韵犹存,神情很是温和。
  庄敏博说道:“陈总和我们家怜容的交情很好,毕业后就是校友,来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位是我的亲家仲远航。”
  仲远航已经喝了不少了,说话间带着酒气:“泰宁和怜容正在化妆,不论是做生意也好,办事也罢,起初最重要的就是一个脸面。那些有钱的大老板,哪怕屁股后面欠了一屁股债还是要买豪车带好表,因为生意人见面的第一印象很重要,有的人是很市侩的,你不能等着别人来迁就你,只有你去主动适应别人才行......”
  他的话中有话,意有所指。
  庄怜容的父亲庄敏博陪笑道:“亲家说得对,的确是这个道理。”
  仲远航皮肤粗粝,有些微胖,身高大概一米七左右,说道:“这小伙子长得倒是英俊,有没有兴趣来我们仲由集团工作啊?”
  “没有。”
  庄怜容的母亲秦思莹说道:“陈总是有自己事业的......”
  仲远航眯着眼睛,笑道:“事业?现在的年轻人要么是仗着自己有一个好父亲,要么就是过度的理想主义,虚拟和电子产业全部都是泡沫,实业才是大头。”
  陈成笑了起来。
  《黑灵世界》爆火到现在,还能在餐桌上听到这样一番话,的确是令人失笑。并且更离谱的是仲由集团的核心产业一部分就是为了生产《黑灵世界》手环的,否则也不可能被引为奥援,联手帮助庄海河氏集团对抗其他集团的压迫。
  这样的人。
  真的能够帮助庄海河氏集团走出难关?
  他觉得不行。
  仲远航大喝了一口酒,继续问道:“这位小同学,你说的事业是什么事业啊?”
  陈成说道:“我现在只是在一心学习怎样驾驶机甲和Dx4123星系的星图坐标,偶尔研究一下宇宙战舰的构造,杀些外星人。”
  仲远航哈哈大笑道:“有为!年少有为!这样吧,我们仲由集团给你开一个月五万的保底薪酬,你来我手下工作,庄怜容那个丫头是刚毕业吧?这小伙子还没毕业,你就当来仲由集团做个兼职,今天我......高兴!”
  周围的宾客都在看着仲远航,觉得他有些可笑,庄敏博则是脸色有些阴沉。
  秦思莹攥紧丈夫的右手。
  所有人都清楚面前这位青年的身价究竟是多少,以一己之力为东平大陆夺得世界冠军的荣誉加身,目前又是多么的炙手可热。
  五万的确是一个笑话。
  陈成笑着说道:“您给的薪酬太高了,我承受不起。”
  仲远航从来不待见什么网络上的东西,自然也不认识陈成,觉得他很上道,说道:“小伙子不错。”说完便不再将话放在心上,和周围的亲戚们谈论着其他话题。
  所有人都注意到了一个细节。
  这张桌上按理来说是主位。
  但却没有一位仲由集团的董事落座,一位位看似所谓的部门经理,集团高管,却根本没有半点股权。
  庄怜容的父亲庄敏博的脸色愈发的冰——这是彻头彻尾的蔑视。
  庄嘉德低声说道:“哥,忍忍吧,咱们现在寄人篱下,这么多人看着,仲由集团总不该反悔。”
  一众人在劝解着庄敏博。
  时间向后延续。
  随着菜品的不断更迭,上方的台前,一位英俊壮硕的红唐装年轻人,正和庄怜容并肩而行。庄怜容今天穿了米色的高跟鞋,流苏阔肩红长裙,鲜红的嘴唇像极了古代的新娘。
  她仿佛没有看到陈成一般,嘴角扬起一抹恬淡的微笑。
  陈成觉得她的宫斗技术一定很高。
  明明内心悲哀。
  却还能笑出来。
  仲远航看着台上主持人正在引领着两名订婚的新人朝他走了过来,他对于庄怜容这个儿媳的样貌自然非常满意,早年丧偶,能够看到自己的孩子组建家庭也是一件令他感到唏嘘的事情。他虽然没有想明白。
  为何自己这一脉在家族企业之中地位微末。
  却能够和荷东海城的地头蛇,庄海河氏集团牵桥搭线。
  但却根本无法掩饰他此刻的欣慰与开心。
  所有人都在看着这一幕,那位叫做仲泰宁的壮硕青年下巴很宽,身高约莫一米九,走在庄怜容的旁边。
  开始问候长辈。
  他们先是向即将出嫁到仲由集团的长辈仲远航敬茶,接着又到了神情复杂的庄父庄敏博。
  “父亲,您喝茶。”
  庄敏博的右手有些颤抖。所有庄家的人都很紧张的看着他,仲由集团是整个庄海河氏集团的最后一根稻草,哪怕明知道这很可能是一道陷阱;亦或者是不去兑现的承诺也只能硬着头皮认了,只要能够渡过此刻难关,缓过这口气来,庄氏还是原来的庄氏。
  庄敏博喝了茶,勉强的朝着女婿笑了笑。
  庄怜容引着仲泰宁,介绍道:“这位是陈总,陈红叶。”
  “久仰大名。”
  仲远航看着两人与陈成闲谈,听着他们叫陈成陈总,笑容僵在了脸上。
  此前的应承在这一刻全部化为了嘲讽。
  他没有说话。
  陈成说道:“祝你们的订婚顺利。”
  庄怜容的指甲涂抹着红色、面容泛着红光、衣服则是大红色看起来格外欢庆,浅笑道:“谢谢陈总。”
  仲泰宁说道:“红叶城主,久仰大名。”
  陈成问道:“你知道这是一场陷阱么?”
  仲泰宁问道:“陈总此话何解?”
  陈成笑着说道:“我劝你现在就离开庄怜容......。”
  仲泰宁疑惑不解的说道:“如果我哪里做得不对,可以跟您赔个不是,但陈总不会以为自己在游戏里无敌,在现实中也有同样的影响力吧。感谢您给我们东平大陆带来的冠军,但这是我们仲家和庄家的家事,就不劳您费心了。”
  庄怜容巧笑倩兮的说道:“泰宁别说了,陈总是我的学弟,他只是追过我一段时间,最后被我拒绝了......你不要吃醋就好。”
  仲泰宁点了头,看也不看陈成一眼,便离开了。
  订婚晚宴上的主持人开始讲话,家长开始轮流的发言,场景父慈子孝,一片和泰。
  蓦然间。
  庄怜容的父亲庄敏博接到了一通电话。
  “什么!?”
  “拿斯柯股市宣布狂野大陆的科技公司将仲由集团收购了?”
  “这和我们有什么关系?”
  “他们要和我们庄海河氏集团签订全方位的合作协议,这是来自狂野大陆的支持!我的天啊,世界到底是怎么了?”
  与庄家的人们截然相反,仲家的仲远航刚刚还在思索怎么向那个调侃自己的青年发难。
  在下一刻便发现了一件惊悚的事情。
  自己被家族的企业清退了。
  ——换而言之,他失业了!
  仲远航瞪大了眼睛,说道:“怎么会?”
  由狂野大陆的外来力量迅速干预了庄海河氏集团以及仲由集团的状况,就像是一道来势汹汹的海啸,轰然的冲垮了一座座大小不一的高楼,在场的所有人人人自危,疯狂的拿起手机呼唤着助理们确认着消息。
  庄怜容坐在溃散的订婚现场的椅子上,慵懒的问道:“你是怎么做到的?”
  “狂野大陆如今在我手上,你说我是怎么做到的?”
  大长老沃尔阿什德最终还是成为了陈成的信徒,作为狂野大陆三大国度之一的多河罗国的神殿的支持是多么的恐怖,很快便让在场的所有人都有了体会。
  庄怜容问道:“那你为什么不让他们帮你?”
  陈成说道:“你比他们见到我更早。”
  庄怜容笑着问道:“只是这样么?”
  陈成说道:“恩。”
  庄怜容说道:“我很庆幸......又很失望。”
  陈成说道:“理解。”
  庄怜容摘下中指的钻戒,随意的将他仍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叮当声响,说道:“我爱你。”
  陈成说道:“爱我的人有很多,但我不能爱所有人......再见。”
  ......
  ......
  古朴的黄沙之中,一座神庙里。
  吉鸿哲正在祈祷。
  沃尔阿什德没有吉鸿哲这般清闲,由于改信的缘故,整个神殿正在陷入翻天地福的动乱当中,但即便如此,面对神祗的要求,他还是以最快的速度统合了一切,在短短的一个星期之间,在整个世界上掀起了狂风骤浪。
  “这是真神的第一道神谕,相较于其他遥不可及亦或者存在于幻境之中的人类,我们起码能够俯瞰真神的背影,为神先驱......”
  “红叶之神!”
  “从您救下了沃尔阿什德长老的刹那,我与整个多河罗国,便愿意为您奉献一切......”
  无人知晓。
  吉鸿哲的另一个身份是什么。
  更没人知道为何他接连失败,地位却没有半点动摇。
  他是狂野大陆,三大王国——多罗河国的国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