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消失的侠章节目录 > 六


  悲凉西夏()
  江寒看着自己周身漂浮着的十二道剑影,头发都抓掉了一大把,自己的十二道剑影虽然皆受自己控制,但是基本上就是一盘散沙,根本谈不上什么阵法,“到底是让这些剑势成为剑阵还是自己变成剑阵啊!谁能告诉我!”
  江寒试了很多遍了,不论是哪种假设,他都没法成功,十二道虚影不但不能相互联系,更是不能与自己身体相融,两种法子都行不通。
  江寒看着身旁的那个食盒,里面的食物早已经被自己吃的干干净净,拓跋月还真是有心了,自己一定要悟出来,踏入剑圣之境。
  剑意,剑势,自己,究竟哪一个才是锤炼剑阵的关键?江寒现在知道为什么有一句话叫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了,现在要是有个高手指点自己一下,自己也不会这么抓瞎。
  “先试试将剑意剑势融合吧。”江寒叹了口气,“头疼,两种剑意,我融合哪个?”
  拓跋月看见韩离,并没有多少意外,盈盈一笑,便将韩离赶紧拉近了寝宫,“姐姐又来干什么?”
  “找你帮个忙。”韩离还是有些不自在。
  “什么忙,姐姐不用客气。”拓跋月一直盯着韩离,“姐姐也是为了我西夏奔走,我谢谢姐姐还来不及呢。”
  “我先确认个事。那个地牢,你现在有权利往里面抓人么?”韩离语速很快,看来是很想快点离开这个地方,“还有别那样看着我。”
  “怎么了,什么热惹着姐姐了。”拓跋月笑了笑,“虽然我现在只是个傀儡,但是地牢的第一层我还是可以自由使用的。”
  “那就好。”韩离吐了口气,“我们中原的人已经开始行动了,一部分去找野辞擎了,剩下我们三个女子,需要混进王宫,我们商量之后,觉得地牢不错。”
  “那岂不是委屈了姐姐这样的大美女。”拓跋月一脸可惜,“那两个姐姐也和你一样漂亮么?”
  “我们过几日回来王宫盗宝,找个靠谱点的人,把我们抓进去。”韩离并没有接拓跋月的话茬。
  “有一个问题,就算是我派人把你们抓起来,那地牢门口也有两个那人的手下在把手,你们需要骗过那二人的眼睛。”拓跋月突然正经了起来,“所以你们的乔装和行为细节很重要。”
  “公主有什么高见?”韩离见拓跋月正经起来了,松了口气,“不放说来听听。”
  “高见倒是没有,我可以教你们几句西夏的语言,更加容易混过去,还可以送你们几件西夏女飞贼经常穿的衣服。”拓跋月笑了笑。
  “公主怎么会有女飞贼的衣服?”韩离眼角一抽。
  “这不重要。”拓跋月笑的古灵精怪,“姐姐,你等一下,我马上来。”
  没一会,拓跋月就拿来了一个布包,“我也不知道合不合身,就多拿了几件,你们试着穿,现在我来教你几句西夏语。”
  “好。”韩离有些好奇,便想着打开包袱看看。
  “别,回去在看。”拓跋月一把压住了韩离的手,“现在学习西夏语才是最重要的,这关系到你们能不能成功蒙混过关。”
  “行吧。”韩离想了想,觉得拓跋月说的也有道理,便不再多说。
  “这就是西夏语?”木宛之一脸无趣,“叽里呱啦的好奇怪啊。”
  “奇怪是奇怪了点,但是确实能混肴我们的身份。”秋水衣拍了拍木宛之的肩膀,“人家公主也是好心。”
  “也是。”木宛之点了点头,“韩姐姐,你不是说,还有衣服给我们带回来么?”
  “对。”韩离点了点头,“我现在去拿出来。”
  接下来三人看到了她们一辈子看到的最奇怪的衣服,材质也是很奇怪,非常的有弹性,但是又轻盈如纱,最奇怪的地方在与,这衣服是连体的,甚至还有一个头套连在脖子上面。最搞笑的是拓跋月还在里面放了与之搭配的鞋子。
  “这是什么衣服,怎么这么奇怪?”秋水衣提着一件衣服表情古怪,“这衣服我穿不出去,这胸前怎么少了一大块?”
  “这...这可能是西夏特有的风格。”韩离脸都红了,“不过总的来说,这套衣服确实是方便不少。简单至极,不想寻常的衣服,那么多点缀,行动起来是要方便。”
  “这衣服,还挺舒服的。”二人还在纠结的时候,木宛之已经换上了,整个人的身材显得凹凸有致,诱惑无比,木宛之又把后面的头套套在脑袋上,“就是这个头套有点多余。”
  “嗯?看起来还不错嘛。”秋水衣愣了下,“就是大胆了点,不过我们江湖儿女也不必在意这么多。”
  “也对。”韩离点了点头,自己腥风血雨经历过的也不少,这是小场面,“但是我觉得,还是把那个头套去掉吧。”
  “行。”秋水衣点了点头,“你们等着,我找找看这客栈有没有针线。有的话,我给改一改。”
  秋水衣终究是活的久,没多大功夫,三套衣服便被秋水衣改的好了很多,胸前的空白小了很多,那个连着的头套也被去掉了。
  “这就顺眼多了。”韩离笑了笑,这衣服还是很舒服的,行动起来也很方便,等事情结束了,自己一定要问问那个公主,这是什么料子。
  “好了,我们收拾一下就出发吧。”秋水衣点了点头,“韩离,我们两的剑交代好了吧?”
  “那个我已经交给那个公主了,等我们行动的时候,她会想办法送到我们手上的。”韩离点了点头。虽然自己和秋水衣都是凝聚剑势的高手,但是因为习惯问题,还是喜欢常年带着剑。
  秋水衣松了口气,雨花剑虽然比不上韩离的剑,但是对于自己意义非凡。要是丢在西夏,那可就亏大发了。
  “好,二位,王宫盗宝,现在开始。”秋水衣突然变得豪情万丈,完全融入了角色,“既然玩一次,就看看谁找到的宝贝更加珍贵吧。”
  她们没想到的是,后来,三个女飞贼王宫盗宝的事情,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在西夏都传的沸沸扬扬,不少西夏的百姓都想见见那三个奇装异服的美丽女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