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江少,你儿子怕是要成精章节目录 > 第一百八十五章 白痴说谁?白痴说你

秒速时时彩开奖直播

谢程程有一点点的洁癖,不是很严重,但是见不得脏东西,更不能忍受污·秽。
  
  上一次被困在卫生间里面的时候,她以为那是她的人生中忍耐力最持久的一次。
  
  但是事实证明她错了。
  
  真的错了。
  
  当柳飞絮捧着她的脸,对着她猛的呼气的时候,那股浓郁的韭菜盒子的味道猛然间扑到她的脸上。
  
  感觉就像是……
  
  那天在卫生间里,自己躲在中间的隔间里,两边都有人在用力,很用力的解决生理问题。
  
  因为吃的东西不一样,所以也是各有各的臭。
  
  但是夹杂在一起之后,那种带给人的冲击感,就和现在的感觉一毛一样。
  
  谢程程当时就崩溃了。
  
  “啊——柳飞絮,你放开我!”
  
  趁着谢程程伸手推自己的时候,柳飞絮就势退后一步,让她的手落了空。
  
  “哎呀,小姑娘家家的,怎么动作这么的粗鲁呢,就不能学学我,多有爱啊。”
  
  将散落在耳边的碎发掖到耳后,柳飞絮微微的皱眉,一副诚恳说教的模样,“谢程程,同事之间要互帮互助,我们是一个有爱的大集体,绝对不能起纷争,那样我们的感情就会出现裂痕,从而关系破裂,这样到时候,就很容易被打·倒。上学的时候,你应该学过,一根筷子很容易被掰段,但是一把筷子……”
  
  听着她絮絮叨叨说个没完,冯绵绵默默的捂住了头,余光瞥到江墨一言难尽的表情,她轻咳一声,低声解释道:“之前飞絮勤工俭学,去保险公司兼职,这些都是她在那里学到的。”
  
  原本是打算假期两个月,一天都不浪费,结果去了三五天,柳飞絮就逃一般的回来了。
  
  “不行,我干不下去了,我感觉再过两天,我就要被洗脑了。”
  
  “这么可怕?”
  
  冯绵绵挑了挑眉,好奇的问道,“怎么听你说的像是个传销组织一样?”
  
  “胡说!什么传销组织,我们是一个有爱的大家庭!”柳飞絮瞪圆了眼睛,神情无比的正经。
  
  冯绵绵:“……你离开是对的。”
  
  没想到都过了这么久了,柳飞絮竟然还记的这些心灵鸡汤,并且用来……折磨谢程程。
  
  真的是惨绝人寰啊!
  
  谢程程简直要崩溃了,目瞪口呆的看着柳飞絮口若悬河的喋喋不休,眼睛都不敢眨。
  
  忍了又忍,她终于是再也忍不住了,暴喝一声:“柳飞絮!你给我闭嘴!”
  
  “好的呢。”
  
  当时柳飞絮就闭上了嘴,微笑着看着她,乖巧的像是个洋娃娃。
  
  结果这样却是更加的刺激了谢程程。
  
  甚至肉眼可见她的头顶都要冒烟了。
  
  “柳飞絮,你你你你你……算你狠!我们走着瞧!”
  
  扔下一句狠话,谢程程转身气呼呼的跑开了,都来不及和江墨招呼一声。
  
  没办法,现在柳飞絮在这里,只要她要一张嘴,韭菜味就会忍不住飘出来。
  
  那个味道实在是让人无法忍受了!
  
  见她落荒而逃,柳飞絮还摆出一副不明所以的样子看向江墨,摊开手耸了耸肩。
  
  “怎么回事,她怎么跑了?”
  
  “可能是去找板砖,准备拍你吧。”冯绵绵语气悠悠的说道。
  
  柳飞絮皱了皱眉,继续装:“为什么?难道人家跟她说的那些感人肺腑的话,都白说了吗?”
  
  “嗯,应该是白说了。”
  
  点了点头,冯绵绵一脸煞有其事的模样,“毕竟白痴说的话,还是少听的好。”
  
  闻言柳飞絮瞪圆了眼睛,瘪着嘴,摆出了一副电视剧里面傻白甜的经典表情,嗲着声音装无辜:“咦?白痴说谁?”
  
  “白痴说你……”
  
  下意识的接过话茬,说完才意识到自己被套路了,冯绵绵顿时怒气冲冲,摆出架势,大喝一声,“来决斗吧!今天不把你肚子里面的粑粑打出来,算你拉的干净!”
  
  反观柳飞絮,势必要将傻白甜进行到底。
  
  当即跑到江墨的身边,抱着他的手臂一个劲儿的晃悠:“江墨哥哥,你看她,好凶啊,人家真的好怕怕,需要江墨哥哥的保护,要亲亲抱抱举高高。”
  
  江墨:“……”
  
  妈蛋。
  
  好像给她一拳怎么办?
  
  感觉快要忍不住了!
  
  不仅仅是江墨产生了心理不适,就连冯绵绵都忍受不了,捂着胸口一阵干呕:“你还敢不敢再恶心人一点儿?”
  
  “哎呀,绵绵,你怎么了呀?”
  
  柳飞絮做作的剁了剁脚,双手捧着脸,一副忧愁又娇羞的模样,惊讶不已的说道,“难不成你怀孕了?天呐,果然是年轻气盛,没想到一晚上就成功中奖,我要告诉屈未来这个好消息,他要当爸爸了呢。”
  
  “你特么是我爸爸!”
  
  咬牙切齿的挤出来一句话,冯绵绵再也忍不住,朝着她就冲了过去,“受不了了!今天我要为民除害!”
  
  见状柳飞絮也不含糊,撒腿就跑,一边跑一边还不忘继续恶心她:“绵绵你怎么也变得这么暴力了,这样不好,你看我多温柔呀,而且你怀孕了,动作太剧烈是对宝宝不负责任的表现哦。”
  
  “怀孕你个大西瓜,我给你生出来一个屎娃玩!”
  
  “……”
  
  一番厮杀,两人不见了踪影。
  
  原地只剩下江墨一个人,望着她们离去的方向,神情变得很是……一言难尽。
  
  他现在很是懊恼——
  
  刚才冯绵绵要动手的时候,自己就应该趁机抓住柳飞絮。
  
  直接打死算了!
  
  “唉,失策了。”
  
  摇了摇头,江墨很是惆怅的往前走。
  
  ……
  
  摆脱了冯绵绵的追杀之后,柳飞絮一路跑回科室,按时打了卡,换了衣服,去了办公室。
  
  进去一看,谢程程已经在里面收拾上了。
  
  “哟,真勤奋,一大早上就开始忙活啦。”
  
  听到她的声音,谢程程的身体明显的僵了一下,慢动作回放般的扭过头来,看着正对着自己笑的一脸阳光灿烂的柳飞絮,瞳孔逐渐放大。
  
  眼前这个人,对她而言,比鬼还要可怕!
  
  “你你你你你别过来啊,我不不不不不想在这里动手,你可不要太过分了!”
  
  “我什么都没做,就跟你打个招呼,这也算过分?”
  
  柳飞絮小小的脑袋上顶着大大的问号。
  
  谢程程却是快要哭出来了,使劲的捂着鼻子,宁可把自己憋死,也不愿意被她熏死。
  
  说话声音也是呜呜咽咽:“柳飞絮你你你你……好了,算我怕了你了行吧,这次我认输,我道歉,你能不能不要跟我说话了,我真的受不了。”
  
  “原来你是这个意思啊。”
  
  后知后觉明白她说的是哪件事,柳飞絮哭笑不得,摆了摆手,“放心吧,我都已经处理好了,现在绝对没有韭菜味了,不信你闻闻?”
  
  说着向前凑了凑。
  
  就是这么一个动作,吓得谢程程腿都要软了,却是退无可退,眼睛里面的泪水又重了一层。
  
  可怜巴巴的模样,看的柳飞絮都心生不忍了。
  
  果然,在不咄咄逼人的情况下,谢程程也是个软萌可爱的小仙女。
  
  只可惜这样的情况出现的次数真的是太少了,一只手都数的过来。
  
  “好了好了,看你吓成什么样了,我是真的弄好了,毕竟还要面对病人,要是带着韭菜味,我一天不得被投诉八百次。”
  
  玩笑归玩笑,柳飞絮可不会拿自己的工作瞎胡闹。
  
  闻言谢程程认真的思考了一下,觉得她说的也有道理,这才慢慢的把捂着鼻子的手放了下来,小心翼翼的嗅了嗅。
  
  空气中,都是消毒水的味道,并没有那个令她无法忍受的味道。
  
  太好了!
  
  悬着的心总算是落在了地上,谢程程长舒了一口气,脸上带着轻松的表情。
  
  见状柳飞絮嘿嘿一笑:“怎么样,我没骗你吧,居然还不相信我,我这个人,可是说一不二的。”
  
  “你的话,在我这里就是个屁。”谢程程轻嗤一声,不以为然。
  
  柳飞絮一听,挑了挑眉,嘿了一声:“呦呵,没看出来这位同志竟然还有两幅面孔,刚才还道歉呢,转眼就不是你了?”
  
  “那是之前,和现在不相干。”
  
  论起翻脸不认账这种事,谢程程还没怕过谁,不仅一扫之前的柔弱,反而还有了底气,“你要是不服,可以再去吃啊,不过到时候要是被投诉了,可别怪我没提醒你。”
  
  听到这话,柳飞絮点了点头:“好,很好,非常好,看来是我小瞧你了。”
  
  “不然呢?”
  
  得意的笑了一声,谢程程简直是判若两人。
  
  不过柳飞絮丝毫不慌,甚至十分的淡定,微微一笑,掏出手机,一边扒拉一边幽幽道:“话说这几天你没来上班,估计有些事情还不知道呢吧?”
  
  “什么事?”
  
  “就是……”
  
  勾着唇笑了笑,柳飞絮的表情看起来十分的邪恶,压低了嗓音,“听说你和刘思成刘医生在一起了,真是没想到,恭喜恭喜啊。”
  
  “什么?!”
  
  闻言谢程程顿时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的看着她,不敢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胡说什么,我们什么时候在一起了!”
  
  “大家都这么说的,你要是不信,就自己看。”
  
  说着柳飞絮将自己的手机递了过去,页面显示的是医院的论坛。
  
  大多数的八卦,上面都找得到。
  
  谢程程将信将疑的接过来,翻看了几眼,脸色逐渐变得铁青。
  
  “这他妈都是谁干的!居然敢造我的谣,活腻歪了是不是!真是岂有此理!”
  
  气不过的谢程程举起手,狠狠的将手机摔在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