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圣迹战神章节目录 > 第571章:目标出现

苹果pa12345.com重庆时时彩网上投注

第571章:目标出现
  相由心生,这独眼龙面相凶残,心同样也是恶毒之至,他在知道这画轴是假得之后,不但不将他毁去,反而将它丢在一众战魂弟子的面前,这不是故意挑事吗。
  而这帮可怜的小战魂们同样也是可恨,也不动一下脑子想想,独眼龙为什么要把画轴丢掉,不就是确定这是假得吗。
  这都能上当,真是可悲。
  眼见众战魂们越杀越狠,最后,画轴落到谁手里,谁就会遭殃,轻则重伤流血,重则倒地毙命,但是一众战魂们依然如飞蛾扑火一般。
  白一航等人自然不会管这些小战魂,他们静静的看着,巴不得这帮小战魂死绝呢。
  片刻之后,江寒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出声道:“住手,这画轴是我们的,赶紧还回来。”
  可是,一众小战魂们都杀红了眼,直接把江寒的话当成了耳边风。
  江寒一皱眉,随即手臂轻轻一挥,几十道凌厉的剑气自掌心透发而出,向一众小战魂激射而至。
  嗖……
  嗖……
  嗖……
  几十道剑气,准确无误的在一众战魂右手臂上划过,伤口不深,也不致命,但是却划破了大血管,鲜血如血箭一般喷射出来。
  一时间,四下血雾弥漫,一众战魂闪尽皆滚倒在地上,嗷嗷惨叫之声连绵不绝。
  江寒一瞪眼:“还不快滚……”
  被江寒这么一吼,一众小战魂们这才回过神来,独眼龙丢弃的画轴就在地上,可是这江寒动了真格,谁也没有胆量去捡,连忙爬起来,一古脑的全跑出去了,此时,只恨爹娘没给自己生八条腿。
  “好功夫。”
  紫衣青年等人之前见江寒只是一个战王聚气境修为,而且还对白一航这个战尊唯命适从,所以一直没将他放在眼里,此时一见江寒露出这一手,登时露出钦佩之意。
  要知道,一个战王,想要碾杀一众战魂异常简单,但是,像江寒这样一招同时伤及几十个人,而且松弛有度,看起来凶残威猛,却又不伤人性命,分寸拿捏之精准,战技收放之纯熟,委实让人惊叹。
  江寒轻轻一伸手,掉落在地的那一卷画轴便自行飞到他手里,淡淡道:“雕虫小技,不足挂齿。”
  见江寒又把独眼龙丢掉的画轴捡了回来,紫衣青年有些不解,疑惑的问道:“这位道友,你把这副假图拿回来作甚。”
  江寒怕太过于仁慈会引起众人怀疑节外生枝,所以道:“必须要拿回来,要不然,这帮战魂境小修士拿着画像四处宣扬,如果搞得连街头杀猪的都知道江寒身上有异宝,那我们再寻他,谁还会跟我们说实话,所以必须把这画轴拿回来。”
  这话确实有道理。
  紫衣青年神色一凝,随即脸色有些难看,接道:“怕是已经晚了,对面那老头卖了那么多假画,说不定,现在整个仙武大陆,大到五大仙门的掌门,小到乡野莽夫,都已经知道了江寒这个废物的大名。”
  胖子一听,沮丧道:“那怎么办,若是这样,只要咱们拿画向人打听江寒的踪迹,岂不是会立刻把他的相貌泄露出去。”
  紫衣青年沉思道:“别慌,也不一定非得向人打听,也可以一个地方一个地方的找,到最后,不信找不到他。”
  胖子失声道:“那怎么可能,就我们几个人,怎么可能找遍仙武大陆所有的地方,而且,万一江寒易容,而我们又大意……”
  他的担忧倒跟之前江寒的说法不谋而合。
  白一航接道:“这个不要紧,就算江寒易容,只要他在我面前一晃,那也绝逃不过我的法眼。”
  胖子目光看向白一航,怀疑道:“道友说得可是真的。”
  白一航道:“当然,因为想要找到江寒,不一定非得知道他长什么样,只要知道他别的特征,照样能找到他。”
  紫衣青年和胖子都愣了:“特征,什么特征?”
  江寒也有些看不透白一航了,不知道他在打什么鬼主意。
  白一航接道:“你们想啊,江寒是不是从问剑阁盗走了一把极品帝器?”
  “是啊……”
  紫衣青年和胖子点点头,但是不明白他葫芦里卖的什么样。
  白一航接道:“极品帝器可不是那么容易炼化的,江寒这个废物肯定炼化不了,就只能带着,所以,只要是拿剑的,我们都要格外注意。”
  紫衣青年和胖子这才明白他的意思,二人皆皱眉道:“仙武大陆的修士使剑得太多了,只凭这一点,恐怕还是大海捞针啊。”
  白一航接道:“别着急,我话还没有说完呢,还有一条最重要的标志,就是江寒这个废物随身带了一条赖皮狗,这条赖皮狗会说话。”
  “会说话的赖皮狗?”
  紫衣青年拧起的眉头舒展了一些:“这倒是可以大幅缩小我们找寻的范围,毕竟修士喜欢养狗的人少,至于会说话的狗,就更少见了。”
  “没错……”
  白一航见他明白,拍手道:“我就是这个意思,你们想一想,如果我们发现有一个人带了一条会说话的赖皮狗,而这个人身上还带着一把灵气极强的长剑,那这个人十有八九就是江寒,哪怕他的相貌跟我们手上画轴人的相貌完全不一样。”
  “有道理。”
  紫衣青年看白一航的目光带起了佩服之色,还好遇到了他,要不然,自己空有画像,都不知道该怎么办好。
  这时,胖子突然开口:“道友,如果我们看到一个人,他拿着一把长剑,身边带了一条狗,而且相貌还跟我们手中画轴里的人一模一样,那说明什么?”
  白一航哈哈一笑,端起手中的酒杯一饮而尽,接道:“那只能说明咱们兄弟要发了,因为此人必是江寒无疑。”
  说完之后,又把酒杯倒满,端起来:“各位道友……”
  话还没说完。
  却听胖子道:“别喝了,我看到江寒了。”
  “什么?”
  此言一出,白一航和紫衣青年尽皆大惊,四下张望:“哪儿……”
  江寒则心中直发毛,心道:“不会被这胖子认出来了吧,若真被认出来可就有意思了。”
  目光转到了胖子身上。
  “嘘……”
  只见胖子突然把手放在嘴边,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接着指了指一侧的角落:“看,就在哪里……”
  众人顺着胖子指手的方向望去,只见在一侧角落里,一个大胡子壮汉正坐在桌上,看这相貌,正是白一航那画轴之人,在他手边,则是一柄被粗布包裹的严严实实的长剑,而在他脚边一侧,更是坐着一只脏兮兮的赖皮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