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这个王妃有点狂啊章节目录 > 第六百六十七章

秒速赛车特码高赔率平台pa12345.com


  可是如果不原谅的话,那以后漫长的岁月又该如何面对呢?
  是啊,这漫长的一生又该如何面对呢?
  桑榆和文澜,文渺还有凤嬷嬷他们四个人正在院子里一筹莫展的时候,就听到了外面的动静,皇甫瑾瑜进来看着他们四个那副愁容满面的样子,“你们几个怎么在这坐着?这是干嘛呢?”
  桑榆看到皇甫瑾瑜来了之后一脸开心,然后赶紧站起来迎了过去,“离王妃,您怎么来了呀?”
  皇甫瑾瑜叹了一口气,“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我怎么可能不来嘛,”
  “王妃,你都知道了。”
  “这件事情传得沸沸扬扬的,我怎么可能不知道嘛,只是,我如今听到的也只是外面所说的那些传言,你们知不知道昨天晚上到底是因为什么事情才闹成这个样子的?”
  桑榆然后就把昨天的事情都告诉了皇甫瑾瑜。
  皇甫瑾瑜听完之后叹了一口气,“我就说嘛,他们两个如今这样定然是有什么误会,那你们难道就没有去找皇上说明什么情况吗?”
  桑榆摇头,“就先不说皇上现在本来就闭门不见任何人吧!就算是皇上见我们。可是我们家公主那个性格您也不是不知道,她现在想要自己一个人安静一下,如果我们背着她去做了让她不开心的事情的话,恐怕到时候怕是会反而弄巧成拙了。”
  皇甫瑾瑜点头,”说来也是一会儿,我跟姝宁姐姐谈谈吧,反正现在阿离也去了皇上那里,既然是误会,也许误会解开了就好了,对了姝宁姐姐呢?”
  桑榆指了指房间,“公主殿下在房间里呢。”
  皇甫瑾瑜不解,“那你们怎么不进去陪陪她?”
  “不是我们不想陪公主,是公主说了她现在只想一个人静一静,所以我们也不敢去打扰公主。”
  “那姝宁姐姐现在怎么样了?”
  “还能怎么样呢?自从听说了这件事情之后,就什么话都不说,把自己一个人关在房间里,也不吃东西。我们几个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了,好在王妃您来了,求您赶紧进去看看我们公主殿下吧。”
  皇甫瑾瑜点头,“我既然来了,自然是要去见姝宁姐姐的,”皇甫瑾瑜犹豫了一下还是问,“姝宁姐姐,就没有生气,没有发脾气吗?”
  桑榆摇头,“没有如果公主真的生气,或者是大闹一场的话,我们反而没有那么担心了,现在关键是她太安静了,表现的也太平静了。”
  皇甫瑾瑜无奈,“好吧,我先进去看看。”
  皇甫瑾瑜进去之后,桑榆还是有些担心,“你们说公主能被离王妃劝好吗?”
  文澜摇了摇头,“这有谁能说的准呢?咱们家公主向来都是一个非常有主意的人,如果她自己过不了她自己心里那一关的话,恐怕谁来了也不好使。”
  “现在就希望离王妃能够让咱们公主想明白吧。”
  皇甫瑾瑜小心翼翼的走到了南姝宁的房门前,明明都已经走到了这里,可是准备着敲门的手却又悬在半空中,然后却敲不下去了。
  直到南姝宁开口,“来都来了,怎么?不进来吗?”
  皇甫瑾瑜这才知道,南姝宁已经发现自己了,然后皇甫瑾瑜这才推门进去,“姝宁姐姐,你怎么知道我来了?”
  这个时候正坐在窗户前面的南姝宁回过头来,然后看了看皇甫瑾瑜,“你人都已经到了门外,如果我连这点都听不出来的话,那我这么多年的江湖,岂不是白闯荡了?”
  皇甫瑾瑜由衷的点了点头,“说的也是,像你这种高手,能够听出来,还真是一点也不觉得奇怪。”
  南姝宁看了看皇甫瑾瑜,“身子最近怎么样?”
  “放心吧,一切都好着呢。”
  “那就好,不过如今天气还是有些冷的,所以啊,你还是少出来,好好在家养身子。”
  皇甫瑾瑜看了看南姝宁,“姝宁姐姐,你也知道,这么久以来,我从来都没有把你当成过外人,所以跟你说话我自然也是不想要拐弯抹角的,有什么话我还是想要直说的。”
  南姝宁其实自从皇甫瑾瑜来找自己的那一刻,就已经猜到了皇甫瑾瑜这次来的目的了,南姝宁转过身来,继续看着窗外,“瑾瑜,我知道你今天是为了什么事情而来的,只不过,咱们都已经认识这么久了,纵使你并没有那么完全的了解我,但是我想你也知道,我这个人在其他的事情上可能并不愿意计较这么多,很多时候也都是睁只眼闭只眼,也就过去了,但是有些事情比起旁人来,也许我总归还是固执一些。”
  皇甫瑾瑜自然是明白南姝宁说这些话的意思,她也知道,自己可能并不能劝的了南姝宁,只不过是还是想要试一试罢了,“姝宁姐姐,我知道,昨天的事情是翊哥哥违背了他曾经对你的承诺,是他不对,可是你也知道昨天翊哥哥那样,也并非是有意而为之,本来就是因为他误会了你在加上确实喝多了一些酒,这才如此的嘛。”
  南姝宁看了看皇甫瑾瑜,“瑾瑜,你说的这些我都知道,我也知道事情的起因,本就是他误会了我,可是你说,我们两个都已经在一起这么久了,我本以为我们会这样相互扶持着度过这漫长的一生,却没有想到其实在他的心里从来都不是信任我的,瑾瑜,我若真的和凌白之间有些什么的话,当初陌王攻城的时候,我又怎么会毅然决然地留下呢?可是就算是我做到如此,他也是不信我的,不是吗?”
  皇甫瑾瑜听着南姝宁语气十分平静的说出这些话的时候。其实心里是很难过的,因为皇甫瑾瑜心里很清楚,一个人大概只有在真正难过的时候才能如此平静的说出这番话吧,可是皇甫瑾瑜还是想要劝一劝南姝宁,“可是姝宁姐姐,你想过没有翊哥哥也许并不是不相信你,只是因为你在他心里的位置太重要了。所以他的心才会那么乱的吧。”